血听麻将:良渚古城遗址公园开园

文章来源:游聚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20年01月28日 23:00  阅读:9008  【字号:  】

这时候,大地变成了银白色的世界。雪花像一个个顽皮的孩子,有的落在屋顶上,一座座房子就像披上了一件件白色的新装;有的落在水泥上,像铺了一条条长而洁白的地毯,雪白、柔软,看起来很美丽,踩在上面还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,听起来很清脆;有的落在路两旁的树上,两排树站得整整齐齐,像穿着白色军装的海军,有的落在远处的山坡上,山坡脱下原来的旧衣裳,换上了闪着银光的新衣裳;有的落在碧绿的湖水上,瞬间融化了,湖水被风吹得波光粼粼;有的落在麦田里,为麦苗盖上了厚厚的棉被。

血听麻将

从此,我不在彷徨

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。 ——题记

普鲁斯特早年时发表过一些小说与评论,纵然与举世闻名《追忆》一文相差颇多,不论从语气还是行文方式都有不同,但若仔细品味,他那对于细微事物的把握自始至终都融在了文章的骨子里。气味与滋味却会在形销之后长期存在,它们以几乎无从辨别的蛛丝马迹坚强不屈地撑起回忆的巨厦。他的风格就如同他的气味,别人模仿不来,他也去除不了,无论是什么内容,挥之不去的总是似曾相识燕归来之感。




(责任编辑:释佳诺)

相关专题